• 《姐姐》黄龄:不抢设计师饭碗,只是觉得剪衣服很愉悦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9-11 06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认可“小作精”,不做设计师

“浴室歌姬”黄龄为了能有唱歌的舞台来到这个节目,在《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》中的rap也唱到“不够有野心,歌红人不红”。经过三个多月的“乘风破浪”,现在黄龄认为每个人都有野心。“我觉得我在舞台上是有野心的,一下舞台大家就应该把节奏慢下来,让自己休息休息,觉总归要睡的对吧?每天睡个午觉,这样皮肤才会好,拼来拼去,每天也只吃三顿饭。”

黄龄透露自己平日里不是一个喜欢社交的人,不会没事就去找姐姐各种聊天,“我不是这种相处方式,我觉得两个人有缘分,待在一起不讲话就挺舒服的。不需要特意去说很多话,这样嗓子会不好的。”但姐姐们感情很深,袁咏琳淘汰时,黄龄伤心地哭成了“复读机”,连讲了三遍“我知道”,还说“分别的感觉不是很好”。黄龄解释“我不是一个很容易动情的人,但是我觉得这个节目有魔力,姐姐们也很有魔力,她们有人要离开的时候,我就是会难过。”大家在很短的时间内,有着共同的目标,只为了呈现一个很棒的舞台,这件事已经足够美好了。

不容易动情,但《姐姐》有魔力

红网时刻9月3日讯(记者 胡弋 实习生 陈璇)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刚开始黄龄就霸气回应“歌红人不红”的质疑:“我光靠作品就可以说话,总比人红歌不红好吧。”舞台上妩媚又风情,生活里有点可爱有点“作”,这都是黄龄与众不同的特色。9月1日黄龄接受采访时对“小作精”“剪刀手”等称号作出回应,也讲述了自己在《姐姐》中的改变。

普通的T恤落入黄龄手里就变成露肩款、露锁骨款、甚至腋下破洞款,黄龄特制服装被万茜夸奖是“浪姐高定”。“剪刀手”黄龄却拒绝做设计师:“我不想抢人家饭碗,我只是觉得剪衣服这个动作很愉悦。”当得知新裤子乐队要来,黄龄笑称要给新裤子剪裤子,让他们“再也穿不上新裤子”。但真到合作时,黄龄还是不敢,“我可以秒酷秒帅,也可以秒怂。我们那次排练都来不及了,哪有时间去聊这些事情。”

本周五成团夜即将到来,黄龄畅想和李斯丹妮团的姐姐们一起成团、一起旅游。“如果不是我们7个,反正已经组好团了,我们肯定要去玩的。我觉得我们7个就是一个很美好的团。”

黄龄。

黄龄另一个鲜明标签是“小作精”,她大方承认:“我有时候是蛮作的,我觉得我的作,是作自己的事情,作自己的小仪式感,有没有唱好、有没有跳好,应该不会影响到别人吧?”黄龄自封“心态担当”“仪式感担当”,因为她到哪儿都喜欢带着娃娃、树懒公仔、香薰、蜡烛,灯光也要浪漫的、有音乐的。